由西方国家禁止堕胎看中西文化对人权的理解

Home » 专家随笔 » 由西方国家禁止堕胎看中西文化对人权的理解
专家随笔 没有评论

很多西方国家严格禁止堕胎,这跟西方国家的民主人权是否矛盾?西方国家号称是最自由最民主最尊重人权的国度,为什么要严重剥夺女性选择是否生下自己肚子里的胎儿的权利?

因为西方人的法律是建立在宗教信仰的基础上的,大部分西方国家的主流宗教是基督教和天主教,在基督教或天主教中,堕胎等同于杀人。而中国绝大部分人是不信仰宗教的,是无神论者,是实用主义者,不认为胎儿是一条生命,特别是还没有发育成人形的胎儿,更不认为他是一条生命,觉得只不过是一块肉而已。从肚子里流出来的一块肉,自然就不觉得违法。

另外中国人特别善于从实用主义去考虑问题,善于给自己寻找各种合理的理由。比如堕胎的理由有:我的孩子是属于我的,我是最爱自己的孩子的,如果要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我必须对孩子的一生负责任。如果我没有能力没有条件给孩子创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就盲目地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来,这是对孩子非常不负责任的表现。还不如把孩子流掉,让他重新回到天国去,重新投胎。我让孩子重新回到灵性世界,对我自己好,对身边的人好,对孩子也好,所以我堕胎不会有任何愧疚心理。

中国人比西方人更会变通,更现实,不那么认死理。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对自己有利,对他人(这个“人”主要是指现实中存在的人,胎人不算现实中的“人”)有利,合情合理,然后就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中国人的尊重人权,主要是指尊重现实中的人的权利,胎儿不是现实中的人,可以不用尊重。中国人不光不尊重不会说话表达的胎儿的权利,对于别人怎样教育抚养自己的孩子也是不愿意干涉的,觉得别人怎样教育自己的孩子,那是别人的自由和权利。但西方国家的人就比较较真,看到别人打骂训诉虐待自己的孩子,他们觉得自己出面干涉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堕胎是人类的进步还是合法的罪恶?在西方社会也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一些国家严格禁止堕胎,一些国家虽然允许堕胎,但需要遵循严格的程序。美国有很多州,有的州完全禁止堕胎,有些州严格限制堕胎,有一些州就比较宽松。

美国的堕胎医生是风险最高的职业之一,因为堕胎医生很容易被反对堕胎的组织成员秘密杀害。2009年6月19日,美国著名堕胎医生乔治蒂勒被枪击身亡引发美国社会对堕胎是否合法的大讨论。这个问题的背后是女性是否对自己的身体拥有控制权。在南达科他州,仅有一家能够实施堕胎手术的诊所,这个诊所内几位从事堕胎手术的妇科医生,他们进出诊所像间谍一样,都是乘坐飞机上下班的,没人敢在诊所过夜,没人敢在诊所外面悠闲地散步,否则会小命难保。

2019年05月16日 ,当地时间周三(15日),美国阿拉巴马州州长凯伊艾维(Kay Ivey)为前一天在参议院通过的限制堕胎法案签字,预计将于11月起正式施行。这份号称美国“史上最严堕胎法案”,禁止了“遭遇强暴及乱伦”等绝大多数堕胎理由,仅放过“孕妇面临严重健康威胁”的情况。按照这样的法律,如果一位女性被人强暴怀孕了,她必须生下肚子里的孩子。被人强暴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还要强迫她永远接受这件屈辱的事情导致的结果——与强奸犯生下的孩子,这位女性以后的人生该怎么度过?如果这位女性还只是一位年仅12岁的小学生,按照法律规定,她不能选择堕胎,她必须生下肚子里的孩子,这个女孩她怎么继续读书?如果孩子生下来了,她没有经验没有能力抚养孩子怎么办?如果强迫她生下这个孩子,这个小女孩以后怎样抬起头来做人?

还有,按照上面这个严格的禁止堕胎法,如果明明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严重畸形的,容貌很古怪丑陋的,或是有严重残疾的,仍然让这样的胎儿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样合适吗?

反堕胎的人说要尊重胎儿的生存权,如果胎儿真的可以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我相信会有很多胎儿不愿意来到这个人间世界。不愿意来的理由很多,比如“我长得很丑陋,我不想来到人类社会,因为我会过得很苦很惨的。”“我的爸爸妈妈没有能力给我创造一个安全的家庭环境,我不想来到这个人间社会。”“因为一些阴差阳错,我是一个发育不良的身体有残疾的胎儿,我不想来到人间社会。”这些胎儿明明不愿意来到人间,他们愿意回到灵性世界,我们为什么不尊重他们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违背他们的意愿把他们带到人间来受苦难受?

我曾经听到多位患有严重心理疾病的患者抱怨自己的父母:“你们没有能力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你们既然选择把我生下来,为什么不给我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你们把我带到人间让我受尽折磨,我不但不感谢你们,我还在责怪你们。”

西方人很尊重胎儿的生命权利,但不相信有来世。中国人不太尊重胎生的生命权,但中国人比较相信有来世。用来世可以解决很多想不通的困惑的问题。一位做流产手术后很自责内疚的女性来接受心理咨询,我会对她说:“不必内疚,你并没有杀死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还没有来到人间,他没有任何人间的经验,他只有灵性世界的经验。他的小身体虽然不存在了,但是他的灵魂一直是存在的,你选择堕胎是有充分的理由和依据的,这样做不但是对你负责,也对你的家人负责,更是对肚子里的胎儿负责。在我们没有能力给他创造一个安全的适合成长的生长环境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让他重新回到灵性世界中,让他重新投胎到一个更合适更安全的家庭。你的孩子的灵魂丝毫不会责怪你,相反,他很感谢你这样做,他希望你不要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他希望你快快乐乐地生活,否则他会不安的。”

至少在堕胎方面,我认为中国人更尊重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