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把钱扔给我爸妈了,把我妈气坏了

Home » 专家随笔 » 二姐把钱扔给我爸妈了,把我妈气坏了
专家随笔 没有评论

求助者(女性,26岁):昨天我二姐外甥过生日,嫌弃我爸妈给钱给少了,然后吵架了。

心理咨询师:你爸妈给了多少钱?

求助者:给了1000,我二姐说给她闺女老大是6000,还有我大姐家的老二闺女都是6000。把钱扔给我爸妈了,把我妈气坏了。

心理咨询师:现在父母老了,钱紧张了吧。二姐过份了。

求助者:是的,我二姐说你们以后就当没我这个闺女,给我妈气得说不出话来了。眼睛都红了,当时含泪,我妈生气拿钱走了,我马上追出去了,当时吃饭的客人还在呢。

心理咨询师:父母太伤心了。二姐过份了,不该这样的。

求助者:我走了,跟我二姐说了一句,妈兴许记错了,岁数大了,妈偷着跟我说这过满月了,给你补。我爸刚吃完饭,想看他外甥去,刚到那就扔钱,我急忙追我妈出去了,我爸也出去走了。

心理咨询师:妈妈年纪大了,给多给少都不该责怪的。

求助者:是的,都是亲姐妹,也没给别人,给我爸气得直哭,我爸有脑血栓心脏不好,气得手直哆嗦。

心理咨询师:太不体谅父母了。

求助者:没想到她这样,因为钱不是一次了,我爸妈今天还没好呢。

心理咨询师:以前有积怨吧。

求助者:我妈也可怜,没个亲人,她大哥二哥都去世了,给我妈气得说别以为我不想死了。我说妈,你为了我,我不能没有你们,你死了我咋活?

心理咨询师:好可怜。

求助者:嗯,我爸也可怜,心脏不好,昨天没睡好,牙疼,唉,我哭了我爸妈心疼我,我们三个一起哭。我说爸妈我不要钱,我要我爸妈,我要我爸妈健康,我不要钱,我要我爸妈陪着我。

心理咨询师:妈妈心情好些了吧。

求助者:没有吧,唉,压抑着呢,唉,我二姐咋这样,我不想要钱,我想要我爸妈,说我二姐这样的年纪了,指不上她,唉,咋办啊!我二姐也是,都是亲的带不好月子。

心理咨询师:想办法挣钱吧。

求助者:气得哭,没吃饭。我不争钱,我二姐争钱,她以为给我大姐的钱多,唉。

心理咨询师:父母有父母的难。

求助者:唉,咋办啊!现在我爸确实没钱了,我花钱治病花了三万多。我是要账的,我从小体质差。我要多挣钱?我想,可是有心无力。我找对象了,我多跟我对象要彩礼钱,我不要陪嫁钱了,唉,我真的不想要钱。

心理咨询师:必须独立的。

求助者:嗯嗯,咋办啊?为这事发愁。

 

 

人最不能能接受的就是不公平,不公平就显示出歧视,歧视就伤了自尊。不光人要求公平,连动物都要求公平。比如有两个猴子,你给一个猴子一根香蕉,而给另一只猴子一颗花生,那只拿了花生的猴子会非常愤怒的。要么不给,要给就尽量公平公正,否则你出力出钱还让人讨厌。

 

人在精神上最重要的需要是两个,一是尊重的需要,二是价值的需要。上面这位女子的二姐的心理活动:“我对我妈妈有很多怨气,因为我妈妈太偏心了,在我们三姐妹中,妈妈最偏心的是小妹,最忽视的是我,我感觉非常愤怒。我大姐的孩子一直是丢给我妈妈带的,我妈妈对大姐的孩子宠得不得了,很舍得给大姐的孩子花钱。同样是过生日,我妈给大姐的孩子打了6000元红包,而我的孩子过生日,只打了1000元红包,我觉得特别不公平。在我妈妈的眼里,我好像不是她亲生的,而是捡来养的。我妹妹长年累月不工作,一直花父母的钱,小妹在我妈的眼里是宝,而我则是草。不是仅仅在一两件事情上是这样,长期以来一直都是这样。我父母的财产小妹享受了70%,大姐享受了25%,我享受的还不到5%。我内心中的委屈已经装不下了才发脾气的,太气人了。你既然不把我当女儿看待,我凭什么还要继续认你做妈?”

 

这个老太太没有文化,不识字,嫁给一个很会做生意的老公,生下三个女儿。她是一个全职家庭主妇,因为夫妻关系不好,于是她把大部分感情都倾注在最小的女儿身上。最小的女儿因为从小得到妈妈过度保护过度宠爱过度限制,社会适应能力很差,没有办法正常工作,每天跟妈妈形影不离,关系非常好。妈妈把最小的女儿视为精神支柱,最小的女儿也把妈妈视为精神支柱。大姐嫁在城里,大姐的孩子从小丢在娘家给妈妈照看,所以老太太跟大女儿的孩子感情很深,很舍给大女儿的孩子花钱。二女儿嫁到农村,生活在农村,平时很少带孩子回外婆家,所以老太太跟二女儿的孩子感情比较淡,于是就出现不平等对待的现象了。

老太太的心理活动:“我有三个女儿,我在最小的女儿身上倾注的心血最多,在两个大女儿身上倾注的心血很少。与其说我的小女儿子很依恋我,不如说我很依恋小女儿。在小女儿还小的时候,我不让小女儿跟那些疯疯颠颠的同龄孩子玩,我怕我的宝贝女儿受到欺负。只要最小的女儿不在我的视野里,我就很担心她的安全。小女儿初中毕业想读高中,我不同意,我建议她在家附近读中专的幼师专业,将来就在家附近当一名幼儿老师。可能是因为我保护得太好了,小女儿与人打交道的能力很差,工作一年就跟同事和领导发生严重矛盾冲突,最后患了抑郁症。后来又患甲状腺疾病,还做了手术。我再也不担心小女儿离开我了,哪怕小女儿一辈子没办法工作,也没关系,我们养着她。当小女儿结婚后,就像我一样做家庭主妇,我给小女儿带孩子,我跟小女儿永远住在一起。如果小女儿离开我一天,我晚上肯定睡不着。但大女儿二女儿哪怕离开我一年我都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