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他能庄重地向我求个婚

Home » 专家随笔 » 我希望他能庄重地向我求个婚
专家随笔 没有评论

求助者(女性,30岁):晚上那段,说完我就后悔了,能信他吗?他没有任何激情,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心理咨询师:你是真不该跟他说的,你的心态你的底线全曝光了,爱情需要有神秘感的,需要捉摸不定的游戏一样的感觉的。虽然他不抛弃你,但你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矮了。

求助者:我实在忍不住了,事到如今,我什么都不想了。

心理咨询师:他感觉你就像他的妈妈,他妈妈让他爸爸很烦,他对自己的妈妈也很烦,内心对你也会烦。不是说让你压抑,你平时对他有想法可以通过开玩笑的调侃的方式说的。

求助者:我实在烦了,我想吐出来。

心理咨询师:你是平时压抑着,压得多了,就控制不住爆发了。

求助者:我也随便了,是的,其实说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结束的准备了。

心理咨询师:当时你不舒服是可以随时说出来的,只是用幽默的调侃的甚至自嘲的讽刺的话说。

求助者:我觉得我有权利被爱,已经说了,老师,这一年,我心里太难受了。

心理咨询师:他本来有些对你刮目相看了的。

求助者:不重要了,他爱怎么看怎么看吧,我只是后悔我的忍耐力,不是后悔他对我的看法。

心理咨询师:也行,以后注意,有情绪和不满当时就用恰当的方式表达出来,不忍受就不会爆发。

求助者: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我问他来不来,就那么一问,不打算见他的,老师,你觉得他这样的要了有用吗?他可是不会在意我的,其实衣服的事我都和他说过了,他装聋作哑,最后还赖我身上。

心理咨询师:如果你在乎是否公开,下次如果他不明确公开或不明确公开的时间,不配合他就行了。

求助者:说的次数多了。还有,如果决定了,有什么不能公开的,老师,说实在的,我觉得已经没意义了,随便他吧,我不让他来,他要我去我就事先问他会带我去见谁,我就是很在意公开。

心理咨询师:可以,说出你的感受和原则,他爱怎样由他吧。

求助者:我都已经事事忍让包容了,他根本不顾及我的感受,要他干什么,要他来堵自己气自己吗?干嘛这么虐待自己?

心理咨询师:下次见面,如果他不明确公开,就不配合他就行了。你跟他见了面,底线很容易松掉。

求助者:他让我相信他,他就是说,你不相信我吗?我怎么办?

爱咋的咋的,本小姐不伺候了,从今以后。

心理咨询师:你就说相信,但要给具体的明确的公开时间。

求助者:我不逼他了,逼死也不会来爱我,我就不去了,我就不让他来了。

心理咨询师:比如别人向你错钱,他光说还还不行,一定要说具体到什么时候还,不还会怎样。

求助者:逼不了他的,我是要他发自内心的,不是被我逼的。

心理咨询师:你总是给他钻漏洞。

求助者:什么我喜欢留着就留着,说那些衣服没意义的,这样折磨死我了。他想爱谁爱谁去,想娶谁娶谁去,本小姐不稀罕他施舍了。

心理咨询师:你可以当时就说:“我感觉似乎是被人赶走一样。”

求助者:我也不想整天怎么挽留,怎么让他爱上我了。我自己不去就不找打脸了。

心理咨询师:是的,太累了,被动就好了。

求助者:都是自己口贱手贱,全身细胞贱,贱骨头,脚也贱。

心理咨询师:因为太爱的缘故。

 

求助者:我一想再怎么努力,我都想吐了,我也有被爱的权利,我干嘛这么作践自己?

心理咨询师:他妈妈是一个低自尊的人,他烦他妈妈,所以他喜欢的人都是非常高傲的女生。

求助者:他喜欢谁他喜欢去,不是我想烦他,他不能确定就不要再来招惹我,本姑娘不是非他不可,满嘴废话,本姑娘自己有工作,这么多年经济独立,从家出来没靠过谁,本姑娘也不差。

心理咨询师:你还是太在乎婚姻了。

求助者:我在乎婚姻,我也不一定要嫁他,我对婚姻是有渴望的,我承认。

心理咨询师:以后不主动就行了。

求助者:我不想理他了,我已经觉得没意义了。这种男人,不值得,我去一次他让我失望一次,去一次疯一次。

心理咨询师:他爱你很浅的,爱太不对等了。

求助者:结婚也没意义的。

心理咨询师:但只要他一甜言蜜语,你一下就会心软。

求助者:他只会让我难受折磨,再纠缠有意义吗?我想想以后几十年,我都得受着,我想想都怕,不敢想。

心理咨询师:如果感情基础不深,不可以跟他生孩子的。

求助者:不可能因为他一点甜言蜜语再心软了,不会的,我都不想见他了。我都想吐了,其实中秋到现在都死撑。

心理咨询师:他让你太掉价了。

求助者:无所谓了,掉不掉价都无所谓了,这些都不重要了,过去了。

心理咨询师:以后不要再主动联系他了,他想见面找理由婉拒。

求助者:以后再说了,我怎么舒服怎么来,管他怎么想怎么看。我就不委婉,我就是想说不肯定不要再来惹我。委婉委婉,他根本不懂珍惜我的好,委婉委屈自己,有什么意义?一次次给他台阶,他知道找台阶下吗?不知道。

心理咨询师:你没把门坎抬高。

求助者:我有心思想怎么讨好他,还不如我去逗逗我们公司的狗狗,真想说去他娘的。把我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都讨厌自己了,我都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

心理咨询师:再观察他的行动,如果还这样,他就算提出结婚,这个婚也别结了。

求助者:我都不是他对手,我也不观察了,跟我无关,无关,无关,就着别人来跟他吵架,他这种感情态度,没人稀罕的,也就我傻得跟猪一样,稀罕那么久。

心理咨询师:你忍受两个月不联系他,也不见他,看看他和你都是什么感觉。如果双方都没有思念的感觉,就再也不要见面了,分手算了。

求助者:随便吧,爱咋的咋的,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了,我会好好生活着,不是证明给他看,真太没意思了。

心理咨询师:他对你只是有一点好感,不是爱情。

求助者:无所谓了,我爱我自己就行。

 

 

求助者(女性,30岁):昨晚我不是说他还没有正式求婚嘛,我是想这样说,问他有没想过回去领证是个什么样的过程,如果他不吭声,我就说,我其实想,应该是想你能庄重地向我求个婚吧。

心理咨询师:他可能不想搞得太麻烦,越简单越好。就两个人都瞒着家人,带着户口本去登记就行了。求婚以后正式办酒席的时候再搞吧。

求助者:但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所以我想问问他的想法,应该不办酒席的,他不爱我,不太可能给我办酒席吧。

心理咨询师:问得太复杂他会有理由拖的。

 

求助者:其实我就想,只有我们两个人,哪怕是拿着一支花,单膝下跪都行。庄重地跟我说,我们回去领证吧。我也没想搞别的。

心理咨询师:可以呀,就拿一支花,什么地方都可以求婚。登记后就正式宣布了,然后不管他了,你也可以放心了。

求助者:我也不想复杂,但是,这点心思要怎么向他表达才会更好点呢?

心理咨询师:他同意后再求吧。或者网上也可以求婚的。让他正式对你说一句话:你愿意嫁给我吗?然后网上献一朵花。

求助者:这样也可以,但是这怎么才能暗示得了他呢?我就说他没正式向我求婚,他就没追问下去了,他就哦了一下。

心理咨询师:说:“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吗?”他回是,你问:“现在可以向我求婚吗?”

求助者:嗯,我今晚就问问,趁昨天的话还有温度,感觉走钢丝一样,步步小心翼翼。老师是觉得他可能不会做到像我刚刚说的那样向我求婚吧?

心理咨询师:有可能,所以别为难他,越简单越好。

求助者:这样不会让我一直很掉价吗?这样不是会让我更露底吗?

心理咨询师:没事呀,你没有免强他呀,都是他亲口说的呀,他亲口说的他没有道理反悔呀。

求助者:嗯,我只是害怕我太主动了。

心理咨询师:女:“你真的愿意跟我结婚吗?”

男:“是呀,我说过呀。”

女:“你真的愿意由我来定登记的日子吗?”

男:“可以吧。”

女:“你真的不会反悔吧?

男:“当然不会啦。”

女:“好,你说话算数。”

求助者:嗯,试试,怕面对不好的结果。

心理咨询师:你问的话是他说过的,他不敢不同意的。

求助者:就是逼着他走快点,这样也好吧。还结束也早点,别再拖了,也好让我早点脱离苦海,脱离这个漩涡。

心理咨询师:是的。

求助者:老师,我爸刚刚又给我打电话,好烦躁,他还没好,他也是个悲观主义者,还感染我。

心理咨询师:他可能负面情绪太重了,所以恢复慢。

求助者:他总是和我妈说他干脆去死了算了。是的,他还担心我人生伴侣。

心理咨询师:他为钱发愁。

求助者:每次打电话第一是哭,就说这话。是的,他说不知道我人生伴侣怎么解决,我跟他说多次,不要想,想不来的。

心理咨询师:安慰他,你说基本定下来了。

求助者:我不敢说,我怕他还是逃了。

心理咨询师:为了爸爸,骗也要骗一下吧。

求助者:我要是说了,他还是逃了,到时候我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我的痛苦都已经没有人来分担了,我爸还可以光明正大贪图所有人的关心。

心理咨询师:不会逃的了,有六成把握就可以说没事了。

求助者:不敢,还是不敢说。

心理咨询师:他心情好,病也好得快一点。

求助者:他总是忧不完的,说了这个也改不了他悲观的心态。

心理咨询师:那就定了再说吧。性格决定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