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严重人格障碍患者的人际关系(1)

Home » 专家随笔 » 一位严重人格障碍患者的人际关系(1)
专家随笔 没有评论

脱外长裤

有一件小事比较简单,发生在我上大三上学期期间,也是一天中午,我吃过午饭后就径直地回到男生寝室里去,准备睡觉,又见寝室里面冒出一个女生,莫名其妙地坐在一个男生的座位上,玩着他的电脑。我走过去看了一下,就转过头扭身,脱下长裤,上床睡觉去了,只剩下另外两个男生和这个女生谈笑风声、有说有笑。我当然是只睡觉,没理他们,然后我就清了东西走了。谁知道事后被坐座位的那个男生竟然对我说:“你知道那个女生说你什么吗?她说你这个男生怎么那么怪!”言下之意是“我竟然有女生在时脱裤子!”当然我的回应是:“她本来就不该进男生寝室!”

我的回应没有错,是这个女生屈尊下顾、不要脸面、作贱自己地跑到男生宿舍里面来。再说我要睡午觉,上床就必然要脱去外面的长裤,不能因为她的到来,我就打乱原来正常的生活,放弃睡觉,牺牲自己吧!她算什么呢?她给予我付出什么?她有什么值得我付出?又说我脱的也只是外面的长裤,又不是里面的内裤,脱了又有什么关系呢?况且我又不是当着她的面脱,我是背对着她,在她的侧后面脱的,她明明又看不到什么,有什么好说的?装什么装?我没说她“进男生寝室,坐男生椅子,玩男生电脑,说男生裤子,真厚脸皮,毫不自重”都是好的了,她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呢?

疯狂的报复

大二期间,因邓泽华11块钱上网费不还,头天晚上还说要高看我一点,要我出他的寝室。我整晚上气愤不已,第二天一上完线性代数课,我就紧跟尾随其后,找他还钱。他花言巧语,就是不还钱。路过一个十字路口时,有一辆大卡车经过我们,我情急之下,用右手猛地推他的后背。他踉跄几步就停了下来,回头怒视我,喊道:“你干嘛?”事后据说她的心凉透了。然后他就边走在路上,便给他的老乡朋友打电话,说我敲诈他。之后他还了我12块钱后,就展开了疯狂的报复。

大二期间,在我的寝室开话剧会,他会冒出一句:“我眼神痴呆。”别的同学对我咄咄逼人,他也袖手旁挂,喃喃道好想他跟我一边似的。一天晚上,我也没说什么,他会突然发神经病似的,从高架床上跑下来拿着撮箕来打我。大二暑假本来是7月12日放假,我却提前买了7月10日的火车票,我跟他一说,他竟然对我说“你活该!”

大三期间,他和别的同学挤进了电梯,看到电梯门把我关在外面,他在电梯里面哈哈傻笑。中秋节时,班上给每人发两个月饼。我吃完后,他指着比较桌上的两个月饼包装纸要我吃,我打开一看竟是被吃完空的,显然他又是在戏弄我。

他疯狂的报复背后正是他心里的那句话:“从那以后,他对我改变了印象。”

以自我为中心的李攀

李攀是我大学里的一个校友,他是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主要可以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刚开始认识他没多长时间,有一次我和他在校园里的公寓的空地上散步,他竟然一直要我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和他挨在一起,还用胳膊推搡我。他还说我老用眼睛瞅他令他很反感。确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二、第一次把他带出来玩后,第二次我在外婆家里,他非要我请客,他就坐出租车过来,虽说车费花了十多元钱,但也是为他自己。那次我爽约了,没有接他的电话。并且呼叫转移到外婆家的座机上。从那以后,他吸取经验,说每次我必须从学校里接他,他才跟我一起出去。否则他说就找不到我的人了。这还不算什么,重点是我和他一起出去,必须围着他转,他想要去的地方或要做的事情,我必须陪着他去做,如果我中途想后做了别的事情,他就一定转身离开。有一次,我们从旅店里过夜睡醒后出发,本来我们说好是去到酒店里找兼职,我头晚也提过我先要到商场去办点事情,就因为我中途去了一个商场五楼,想去取我的移动硬盘,他跟我快上了五楼时突然就转身往下走。我当时没理会他,进去问了我的移动硬盘后再离开商场,前后不超过十分钟。谁知道我再跟他打电话时,他说已经坐公交车回学校了。我再怎么劝说他回来,他也不听,还说要我好好反省。我发短信,他也不回。之后我遇到他时,他说我的样子就是要他赶快离开。最后一次我们走在路上时,就因为我拾起路上的广告传单,顿足多看了一会儿,就是想看完后再撇掉。我看了两次后,他就等得不耐烦了,说我别发神经,还说我再不走他就先走不理会我。这足以显示他“以自我为中心”。

 

三、大学里的最后一学期开始后不久,我们在一块吃饭时,我是提出过我想请他一起到红灯区做个2P,但不超过200元。第一次我们找好后,小姐说要240元,我就要他出40元,小姐也催促他交,谁知他却囊中羞涩,态度冷淡,转身回避。之后我就说他我都出了200元了,你怎么还连40元都舍不得出。他却说本来200元就可以搞定,我非要他出40元,和小姐一起说,他一个口怎么说得过两个口?后来还说既然是我请客,为什么还要他出钱?之后的一天晚上,我们走在外面的路上,他说我妈妈都说我给别人花钱会很小气,我就解释说我妈妈花钱也是如此,又说他对我花钱也不大方。他竟然来了句“你没资格评论”。真是好笑至极!我是他大学里的好朋友,也是他在大学里面接触最多最长时间的人,如果我都没资格评论他,那还有谁有资格评论他?如果我连评论的资格都没有,那我就不是他的好朋友了,跟他就没有任何关系了,那我就更没有资格去请他的客了!况且我只是对他的话提出了自己的解释,又没有刻意地去评论他,而且也只说了一句而已,他竟会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当时我是没理他。那天晚上我们睡在旅馆的同一个房间里,在晚上闲聊时他居然说要小姐先给他口交,再给我口交。我的天哪!都还是我请客,他居然还只想着自己,没有征求我的意见,没有考虑我的感受,他嫌我脏,难道我就不嫌他脏吗?何况我说的是2P,我和他是要双人同时进行,不是谁先谁后,否则就成了单对单了,失去了2P的意义,还要我请客干什么呢?真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