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社交恐惧症和焦虑症是怎样发生的?(2)

Home » 专家随笔 » 我的社交恐惧症和焦虑症是怎样发生的?(2)
专家随笔 没有评论

(接上)

一位21岁男生:我与人相处的时候心理负担很多,比如与女生相处,我害怕别人会喜欢我,我也害怕别人误会我会喜欢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读高中的时候,坐在我座位左边的一个女生喜欢我,我也喜欢她,如果我是心理素质好的男生,我会明确地把我喜欢她的信息传递给她,然后向她表白,跟她一起约会玩耍。但因为我的心理素质差,我不敢让她知道我喜欢她。

很多人会困惑,明明喜欢别人,明明知道别人也喜欢自己,为什么就不敢表白呢?这不是很矛盾吗?我对自己心理的剖析是这样的:凡是喜欢我的女生,我一定要尽可能想办法给她留下一个很美好的印象,让她感觉我是一个有风度的有才华的有理想有追求的会说话的男生,我不能让她看到我的缺点。我知道我不能说会道,我知道我与人说话容易心虚胆怯,现实中的我与理想的我差距很大。在我没有变完美之前,我必须与别人保持距离,因为距离太近别人会清清楚楚地看到我丑陋的一面,这是我无法接受的。如果我让这个女生知道我喜欢她,我必须大胆地追求她,但是我不敢大胆地追求她,所以我不能让她知道我喜欢她。

我的内心明明是很喜欢她的,我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看向她,为了让她感觉我对她不感兴趣,我必须控制自己的感觉和余光。当我故意控制自己的感觉和余光的时候,我理智的自己就跟情感的自己在打架。内心的两个自己在打架,我的精神和身体自然就是绷紧的不自然不放松的,然后别人就会觉察到我紧张不安的状态。我害怕别人看到我紧张不安的状态,于是我更加控制自己,然而我越控制自己,我就越紧张不安,越紧张不安,就越控制自己,以至于只要呆在人群中,整个人就会非常紧张,这种状态让我完全没有办法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于是成绩一落千丈。成绩严重下滑之后,我肯定是没有面子的,于是不得不退学回家。

通过这个惨痛的教训,我意识到人一定要接受一个真实的自我,这个真实的自我虽然不完美,但它是实实在在地扎根在坚实的土地上的,我们无法否认它。如果我们不让它通过正常的方式展露出来,它就会通过扭曲的方式展露出来。
比如我喜欢坐在我座位左手边的这个女同学,我得接受这个真实的感情,在接受的基础上,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我可以接受我喜欢她这个事实,但我约束自己的行为,不向她表白,不跟她约会,转移注意力不关注她。只要我不控制自己的感觉,我内心就不会有两个子人格在打架,内心没有子人格打架,我就不会紧张,然后就不必担心别人看到我紧张。就算我有一点紧张,我也愉快地接受我紧张的感觉,在接受的基础上,一切顺其自然,同时可以想像自己的身体很放松很轻松的样子。总之,不管心灵中存在什么感觉,都要尊重它的存在,都要理解它接受它。如果我们不接受自己的一个部分,我们的心灵就会分裂,心灵一分裂,人就会紧张不安不自然。

负面的感觉就像脏水一样。对于水池里面的脏水,我们最好的办法是让这个水池有清澈的水不断流进去,同时让脏的水顺畅地流出来,只要入口的水是清澈的,水流是顺畅的,同时出口的水流也是顺畅的,用不了多长时间,池塘的水就会恢复清澈透明的。如果我们不允许脏水流出来,同时入口不断流进脏水,这个水池就会越来越脏,然后脏东西就会泛滥成灾,对不对?我们的心灵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的意识相当于第一道水池,潜意识相当于第二道水池,第一道水池的水流向第二道水池,第二道水池的水流向外界。如果我们意识层面中有很多担心害怕自责怨气等负能量,这个负能量就会进入我们的潜意识。如果我们把潜意识的大门彻底敞开,让潜意识好的感觉和不好的感觉都能自由地顺畅地流动释放,然后我们的潜意识就不会堆积负能量,只要不堆积负能量,我们的心理就是健康的有活力的。

我之所以出现心理障碍,最大的原因是我活得太假,活得不真实,我只想让别人看到我好的一面,不允许别人看到我不好的一面。我们通常说的“真善美”,“真”字放在最前面,说明“真”是最重要的,“真”比“善”和“美”更重要,宁可不善不美,但一定要“真”。既然“真”那么重要,为什么有心理障碍的人不敢真实地活着呢?因为害怕受伤,因为父母不接纳孩子以真实的状态生活,于是孩子就认为真实的自我是丑陋的,是不好的,于是就不接受真实的自我。
其实我的父母没有特地引导我做一个虚假的人,但是他们从来没有鼓励我活出真实的自己,他们在话语中不断地向我暗示错误的信息。比如妈妈一再告戒我千万不要在外面惹事,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暗示。妈妈应该这样告戒我:在外面你千万不要欺负别人,不要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如果别人欺负你,你根据不同情况选择不同的应对策略。如果别人不是故意欺负你的,你不必当一回事。如果别人是故意欺负你的,你可以首先礼让三分。如果他还继续欺负你,你可以提出警告。如果他还再继续欺负你,你就得跟他硬碰硬,让他清楚地知道你的底线在哪里。如果他停止挑衅了,你可以反过来大度地跟他缓和紧张的关系。

如果读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心理老师能有效地开导我,我就不会辍学了,很遗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