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 五月-2017

Home » 2017 » 五月

求助者(女性,27岁):活该刁难,他屁都不敢放,让他败在我脚下,就怕他兄弟捣乱。
心理咨询师:他明白,人在叔叔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求助者:应该有的地方用得他叔,这个不好转变,他习惯了跟他兄弟这样,就怕他兄弟捣乱。

心理咨询师:他是农村人,他清楚叔叔的份量。
求助者:这事不好办,他爸没本[……]

Read mo..

Read more

求助者(女性,32岁):你说,我有什么问题啊?

心理咨询师:过去的阴影响太多了,要化解才行的。

求助者:我活着是不是拖累别人啊?世界上是不是不应该有我的存在啊?

心理咨询师:你死了孩子没妈怎么办?

求助者:我累,我小孩地贫,筛查结果明天出来了,我很担心,很烦,压力很大。[……]

Read mo..

Read more

(写给女儿的信)虽然这些衣服不贵,但是能省尽量省吧,你不知道,我现在每个月都靠透支信用卡生活,如今已经欠下不少外债了。我每天都在拼博,必须在2017年把业务搞起来,否则生存都出问题了。

我以前在医院工作是打工,打工没有什么压力,按时上下班不出差错就行了,到发工资的时候去领工资就行了。可以有很多[……]

Read mo..

Read more

求助者(女性,27岁):“每当我想起你的选择,悲伤就逆流成河。每当我深夜辗转反侧,悲伤就逆流成河。”,我跟他分手不接他电话,他悲伤。
心理咨询师:他可能要痛苦一段时间才慢慢走得出来了。
求助者:只有我最了解他,全世界只有我,其实我懂他,虽然我嘴上什么都不说,但是我心里懂他,我们彼此都不愿意先开口[……]

Read mo..

Read more